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绵阳  >  绵阳新闻联播
  • 手术中发现“新病情”,不能全凭医生一张嘴
  • http://www.newssc.org时间:2017-08-02 10:33来源:四川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进入四川手机报 短信看新闻:订阅四川特快

近日,长春市民马明(化名)经朋友介绍,到当地一医院做包皮手术,医院一开始收取了610元手术费,结果术中两次临时加项,最后马明一共交了一万多块钱的手术费。(7月31日《新文化报》)

手术前医院的检查结果是没有其他问题,可以手术,但是手术做到一半的时候,医生说马明有筋膜感染,需要再做一个筋膜感染的手术,手术费是3800元。没过几分钟,医生又说马明的神经分叉严重,要做一个消除敏感度的手术,一个神经支架是2400元,需要两个,也就是再交4800元。

尽管手术之前,医生也向病人谈到过手术过程中有可能出现新情况,但是并未谈到加做新手术的价钱,而手术中的病人已经被麻醉,对于医生提出的“新病情”十分担心害怕,且医生说的都是医学术语,病人根本听不懂,麻醉中的马明只好签字同意。如此情景,颇有些乘人之危的意味。

手术中发现“新病情”,不排除职业道德低下的医生利用患者躺在手术台上的特殊情况而任意加价,信口雌黄,不过也不能完全否定出现“新病情”的特殊情况。对于手术中因发现“新病情”而突然提价的情况,医生往往理直气壮:这些新病情的手术费用,完全按照国家标准收费,并未乱收费。

于是,问题来了:手术过程中,“新病情”如何认定?认定的人员应该有谁?对于故意谎报病情的医生,该如何追究责任?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是,为了提价,医生有可能故意虚张声势,增加“病情”,而此时的患者躺在手术台上,开刀处有可能在流血,心中不免慌张,又缺乏医学知识,基本上是医生说什么就信什么,稀里糊涂“同意加价”的情况便不可避免。

因此,对于手术中发现“新病情”这一环节的处理,应该有一个细则规定和行动指南。最起码,“新病情”的认定,不能完全依赖医生的一张嘴,当手术中发现新病情时,可以由医院的认定小组集体认定,并拍照、录像保留证据,并将相同证据中的一份交给手术室外的患者家属。尽管手术中,一般都避免家属在场,但是遇到“新病情”出现,就要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尽量让家属见证现场。此外,对于谎报病情的医务人员,必须依靠制度来加以制裁和处罚。手术中谎报病情而提价的行为,无异于将病人生命当做了“人质”,危害极大,对此必须予以严厉制裁,即便令其丢掉行医资格也不过分。当然,鉴于手术过程时间紧迫,“新病情”的认定小组在手术之前就应该做好准备,随时应急。

手术中的患者,是标准的弱势群体,保护手术台上的患者就显得十分重要。最起码对于手术中“新病情”的认定,要制定一个比较统一的详细规则和违规处罚标准,以防止医生信口开河胡乱涨价。此外,“新病情”没有在手术前被发现,是医疗人员的极大失误,相关医生也应接受处分,为自己的失职付出代价。

实际上,近些年出现的“手术中发现新病情从而增加手术费”的事件并非个例。2013年,东莞一位女士到一门诊部做人流手术,原先说好460元,但上了手术台3分钟却涨到了7700元,原因是医生认为该女士同时患有宫颈糜烂、宫颈息肉等病症,可是,后来特意去别的医院做检查,结果这些毛病都没有。2015年,在校大学生小曾去昆明泌尿生殖专科医院做包皮切割手术,说好的1380元,最后变成近9000元。去年2月,呼和浩特的市民索先生到当地一医院做手术,索先生向医院支付了检查费、手术费等费用之后被推进手术室。手术中,医生突然停下来对他说手术部位还有其他问题,得再交7000元才能继续手术。

所以,对于手术中临时加项问题,是到了应该出台规范细则的时候了,不能完全凭医生一张嘴。否则,会异化为不良医生乘人之危搜刮钱财的手段,这对于本来就处于弱势的患者而言,会雪上加霜。(曲征)

原标题:手术中发现“新病情”,不能全凭医生一张嘴

相关新闻